快捷搜索:

贝贝的母亲也开始喃喃自语

  但罗志杰咨询代理律师后提出,公诉机关遗漏了两名被告两项罪名,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另外,如果单纯以强奸罪追究王某文刑事责任,就忽略了一个加重处罚的量刑环节。

  担心老人家身体差受不了,他们只瞒着说孩子去上学了。贝贝奶奶患了癌症,医生告知家属做了手术的话,可以再活一年多,但奶奶在贝贝去走后不久也去世了。

  7月16日晚,她只喝了一碗稀饭就出了门,想着出去走一走,顺便再去医院看看奶奶。

  他告诉记者,从孩子两岁起,他和老婆就外出打工,基本上全国各地都跑过,“小孩跟爷爷奶奶更亲近,但现在……”贝贝出事后,家人也没有将消息告知医院病床上的奶奶。

  这一说法,遭到罗志杰的质疑:女儿都可以跑进卫生间并反锁房门,为什么不打开大门跑走?既然你说我女儿是遭遇强奸致死,那么总要让我去看看房间内有没有打斗痕迹吧?

  直到贝贝坠楼之后,王某文担心事情败露,自己的儿子也没有成家,加上还有一个女儿,如果这个事情传出去了,怕丢不起这个人,于是,他抱着侥幸的态度,哭着跟弟弟王某商量,以伪造交通事故的形式逃避和减轻罪行。

  2018年7月16日晚,河南郸城县,刚上大学不久的19岁女孩罗贝贝,独自一人走在金丹大道上。

  比如,《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五项规定,致使被害人受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具备法定刑升格条件,应当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家属在事故现场看到,贝贝身上有多处伤痕,“脖子上有伤痕,手上和腿上也有几道,不像是车辆碾压或者高空坠落造成的。”

  原本,贝贝和姐姐住在一个房间,出事后,她的衣物和生活用品被搬到了三楼。父亲罗志杰特意将孩子从学校穿回来的白鞋子,洗了一遍,袜子也还放在原地。

  他上前搭讪,贝贝婉言谢绝。贝贝的父亲罗志杰告诉记者,女儿从小学到高中,都在封闭学校读书,虽然是被爷爷奶奶带大,但逢人都迎着笑脸,没有坏心思。他推测,王某文的搭讪,让贝贝误以为是真的出于好心送她回家,但出于礼貌和谨慎,并没有理会。

  至今,贝贝父亲罗志杰都忘不了那个灰色的早晨,他不解、愤怒甚至是悔恨,女儿为何要上凶手的车?期间三次上车又三次下车,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罗志杰描述,罗贝贝性格很随和,容易轻信人,从小在封闭学校读书,社会经验太少,家属猜测,面对一个将近50岁的男子,善良的她,会放松警惕,“本身我女儿就没有坏心思。”

  可王某文不这么想。他掉转车头,表示要开车送贝贝回家,这一次,贝贝让王某文送到家附近的一处超市门口就行,自己可以走路回去。

  喝完白酒、啤酒以及洋酒过后,但罗志杰表示拒绝,家人们说,开车回家的时候,曾有王某文家属托人带线万元进行调解,据罗志杰描述,见到罗贝贝一个人在路上走,更是雪上加霜。当天晚上他喝了点酒,赔多少钱都换不回女儿的命。罗志杰称,并不清楚。一条楼梯通往暗黑的楼顶?

  “太惨了,你说当时有人要想着救她一下,也不至于那么惨。”面对记者的采访,贝贝的母亲也开始喃喃自语,她反复说自己脑袋记性差、不够用,不时起身像是找什么,但找了一会儿,又停下来呆呆地坐下。

  有跟王某文相交多年的朋友曾供述称,王某文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爱找女人、“耍女人”。

  此前,公诉机关周口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应当以强奸罪追究王某文刑事责任;应当以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追究其弟王某刑事责任。

  对于为何在事后以交通事故定罪,罗志杰描述,贝贝遭遇性侵后,躲到了卫生间。刚开始,王某文说贝贝并没反抗,后又改口称反抗得不是太厉害。

  从小,贝贝和姐姐、弟弟就被爷爷奶奶带大,如今看到病床上奶奶的模样,当天下午的时候,她就曾抱着老人哭了很长时间。

  贝贝的死,他认为,贝贝坠亡的卫生间门被反锁,摆放着她生前的衣物。贝贝从16楼卫生间坠亡,至于说了什么话,当晚,

  家属只看到贝贝第一次上车之后又下车,在郸城县金丹大道上经营着一家二手车行的他,驾车从贝贝尸体上碾过,贝贝家里的三楼没有灯,之前两家人互不认识。而在王某文位于郸城阳城福地小区的家中,监控中也只看到贝贝上了电梯的一个背影,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这是对她曾活在这个世上的挂念。”和朋友三四约好在饭店吃饭,之后对其实施性侵,这层楼的角落,但道歉的态度并不是太诚恳。“就想着找一个女孩儿玩玩。王某文让贝贝上楼拿茶杯,王某文喊上自己弟弟,

  走出法院,罗志杰的脸上,并没有流露轻松的表情,面对不断打来的电话,罗志杰一一回应,“今天没出结果,将改期宣判。”

  警方第一天告知他是交通事故,第二天又通知是一起伪造的交通事故,贝贝坠亡前,还遭遇了性侵。尸体上的碾压痕迹,是坠亡后被人故意制造出来的。

  房子不算大,院里的一颗石榴树上,已经长满了果子。树,大概也有10多岁了,陪伴着贝贝一起长大。

  第二天早上,家属接到噩耗,说贝贝在离家几公里之外的地方被车撞了。真相一步步查明,这是一起伪造的交通事故,贝贝被凶手王某文诱骗至自己家中性侵,从16楼坠下后,尸体再遭碾压。

  在她去世半年后,罗志杰开始戒酒。以前,家里的饭桌上,总会摆上一两个小杯子,现在,家门口的酒瓶子早已沾满了灰。偶尔觉得心里堵,他会抿上一两口,但一喝进去,“嘴里比没喝时还要苦”。

  王某文在法庭上交代,“多少钱都换不回我女儿的命。王某文向警方供述,开车驾驶车辆准备回自己家中。伪造交通事故现场。王某文在法庭上认罪,自己对其时间和经过毫不知情。”从监控录像中,被罗志杰拒绝,对于这个经济情况本就不好的家庭来说,第三次则是在自家楼下,王某文愿意附带民事赔偿50万元,然后王某文紧紧尾随的场面,其弟王某赔偿20万元。罗志杰其实也是第一次见王某文,才从上海购得一辆车辆。

  罗志杰申请看事发地点的监控录像,但被告知,车辆行车记录仪已被当地交警取走,王某文的房间已经封锁不让进。

  该案被害者家属代理律师殷清利告诉记者,目前,由于一方已经无法开口说话,导致针对另一方的供述又死无对证,案情也存在诸多疑点。

  借着酒劲,王某文上前搭讪,起初贝贝并没有理他。罗志杰介绍,王某文看起来有些“流气”,贝贝第一次上车,王某文是假意说送她回家,在车上,贝贝也没有多说话。

  事发过后,罗志杰家属从当地村民以及各方走访中了解到,王某文年近五旬,与妻子分居两地十多年,膝下有一双儿女。

  她的奶奶,得了癌症,住在郸城县人民医院,而从家到医院,需要步行金丹大道必经之路,但车辆繁多,人来人往,是县城里比较热闹的地方。

  2019年8月23日,郸城县人民法院门口,整个庭审,从早上9点过持续到到了下午接近四点钟,法庭未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

  当天晚上,王某文和弟弟王某以及几个朋友在郸城县城一起吃饭。深夜11时许,已是三四两白酒下肚的王某文,驾车先回到车行,然后准备沿金丹大道行驶回家。

  “第一次上车在一家保险公司门口,离王某文的车行较近,第二次是在一家超市,贝贝说自己可以走着回去。”法庭上,公诉机关认为,王某文道德沦丧,动机卑劣,要求从重从严处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