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端出来的还是一些私领域的勾心斗角则多少让人

  更和老公保持着开放式的婚姻。对于剧名提出的问题,而到了2019年,Taylor不仅是一名双性恋,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不仅过于简单化了婚姻的实际,《致命女人》全剧的立意甚至都没超过17年前上映的电影《芝加哥》里那段经典的女囚探戈。另一方面,从而本剧的设定也多少有点落入俗套的刻板印象。编剧自作聪明地设定了三个符合各自时代特色的主妇角色。同一栋房子则由律师Taylor Harding和她的编剧家丈夫拥有。更没有达到编剧想要展现出的所谓两性关系随着时代的不断进化。而是每个时代都有的现象。从三名女性的设定来看,其实并不存在历史递进式的关系,但不管是男尊女卑、同妻或开放婚姻,目前播出的集数所给出的答案是“女人杀人因为她们在感情上遭到了背叛”!

  Beth Ann偶然发现自己看似完美的丈夫其实一直和咖啡店的美女服务员保持着情人关系。Simone则发现自己的先生其实是一位同志,并多次出轨。他的这个秘密已经被邻居发现,并很可能让自己的社交地位蒙羞。而Taylor和丈夫开放式婚姻的前提是彼此都不能对炮友动真心。但这一切却因为自己和丈夫都开始喜欢上了同一个女性而出现危机。

  豪宅1963年的女主人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Beth Ann。她每天最大的任务同时也是生命最大的意义就是照顾在高科技行业工作的杰出丈夫。

  《致命女人》大胆采用了在不同时代背景下同一个空间场景的叙事结构。剧中的三个家庭都居住在同一栋位于洛杉矶Pasadena的豪宅,但他们每个人之间却间隔了二三十年。

  正当粉丝们还没从《基本演绎法》完结的悲伤氛围中缓过神来的时候,主演刘玉玲就在同一天带着新剧《致命女人》(Why Women Kill)重新回到了观众们的视线之中。这部由曾经创作了《绝望主妇》和《蛇蝎女佣》等人气剧集的知名制作人Marc Cherry出品的新剧,用他最擅长的悬疑、狗血和黑色幽默很快吸引住了大家的眼球。

  和故事设定同样精彩的是《致命女人》的演员们。刘玉玲之前所扮演的凌厉理性的都市女性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而在本剧中她突破自我,演绎了一位婊气十足的社交贵妇,颇具戏剧性。此外,另两位女主角的扮演者分别是曾经在《童话镇》中饰演白雪公主的Ginnifer Goodwin和在大热英剧《杀死伊芙》中担任配角的Kirby Howell-Baptiste。再加上在《副总统》中有精彩表现的Reid Scott等男性角色的加入,《致命女人》的演员阵容也是即将要到来的新剧热潮中的佼佼者。

  自然地,虽说《致命女人》的可看性毋庸置疑,但这不意味着本片没有值得批判的地方。和Cherry出品的其他剧一样,《致命女人》也用一个带有女性主义色彩的大标题来吸引人的眼球,可是观众们最后收到的却还是一部单纯以女性为主演的并没有太多反思的狗血剧集。如果说《绝望主妇》和《蛇蝎女佣》在标题就暗示了故事的琐碎性那还多少有些无可厚非,但在“女人为什么杀人”这个如此巨大的标题之下,端出来的还是一些私领域的勾心斗角则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婚姻以及出轨的三种不同时代特色也导致了三个女人不同的应对策略。Beth Ann在试图对峙“小三”失败后却为了她的朋友,准备从侧面入手解决自己的问题。极力确保丈夫丑闻不影响到自己的Simone却走向了和自己好友儿子不伦的路上。作为现代女权主义者的Taylor则彻底质疑起了自己对于婚姻和社会的预设立场。不同时代的三个人是否都会像剧集名字所暗示的(英语剧名直接翻译过来意为“女人为什么杀人”)最终将自己不忠的丈夫杀害,而她们是不是都可以逍遥法外成为了故事最大的伏笔和看点。

  1984年的女主人则是一位社交名媛Simone Grove。她体贴的第三任丈夫和幸福的生活是社区里所有人嫉妒的对象。

  本剧还有一个好玩的看点是不同场面之间的切换。因为三个故事发生在不同的年代,所以在主演之间不存在互动的同时,每条故事线还有属于自己的复杂人际关系图。好在《致命女人》导演成功做到了每条线的无缝对接。在一个故事中被移动的花瓶,在另一个故事中被打碎。一个年代的夫妻在讨论要不要吃的披萨,在另一个年代的超市中登场。靠着细节小物的媒介,本剧成功做到了在不同群戏间的流畅转换。

  在故事第一集进展还没有一半的时间里,这三段虽然形态不同但各自幸福的婚姻很快就露出了破绽,而它们的关键词都是“不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